[学生习作]拾忆(初二6班 王澈)
发布日期:2019-05-22    发布人:刘自忠    浏览次数:487

指导教师  芦婷婷

历史的伊始,是洪荒中对记忆的残留,亦或是看尽沧桑后的愉悦与悲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题记

若是把一个人的一生比作大海中无尽的漂流,那人的回忆应当是海中的一座座小岛吧?我们顺流而下,眼看着身旁的座座小岛向后隐去,却无可奈何,即使奋力后顾,也阻止不了迷蒙的大雾对他们的吞噬,小岛在眼前慢慢消失:一点点轮廓——隐约的影子——到最后毫无印记。

我们不止是忘记了过程,还忘记了遗忘。

……

那是祖父还健在的时候。

祖父的家中有个藤椅,从我记事起那藤椅就扎根在祖父房中了。在我儿时的记忆里,祖父与藤椅似乎是一体的,他们若是分开了,便都算不得完整。

祖父的确爱极了那藤椅。每日午后饭毕,祖父都会眯着眼躺在藤椅上,播放器里咿咿呀呀地唱着曲儿,午后的阳光轻轻飘飘地就撒满了屋子,灰尘粒儿在满室暖阳中逃无可逃索性打着摆儿飘动,藤椅吱呀乱响与那曲儿中的女声倒是相应相和,也被这满室暖阳镀上一层金黄,祖父摇着藤椅,抱着我,讲着他年轻时候的那些个事儿来。

那曲儿中的伶人倒不嫌累,还咿咿呀呀地唱着:

 “锦屏人忒看得这韶光贱……”

祖父年幼时家境不好,老奶奶早早地去了,就留下祖父和我那二祖父与曾爷爷相依为命。那些日子虽然苦了些,但起码倒算是悠闲。可我那曾爷爷却也不是个长寿的,祖父十一岁时,曾爷爷便与世长辞寻我那红颜薄命的曾奶奶去了。将两个年岁不足二十的娃娃留在山里,祖父带着年仅七岁的二祖父每日靠着村前村后的邻里救济,勉强也算是揭得开锅。

十六岁那年,祖父去参军了。小时候父母走得早,祖父倒是烧得一手好饭,在部队的炊事班干活,一干就是多年。

十八岁那年,祖父遇到了祖母。两人都是说一不二的急性子,才相识不久,就定了终身。那个年头哪有什么闲钱去布置新房,房子里都没什么像样的家具,唯一拿得出手的还是祖父战友家中不用的那把藤椅。

这藤椅一摇就摇了六十来年,摇走了祖父祖母的青春,摇走了父亲的稚嫩,也摇过了我的童年。

祖父死于癌症。

他生病的那些个日子里,他还是爱听曲儿,爱拉着我絮叨他的那些个前尘往事,还是爱躺在藤椅上消磨午后的时光。

伶人还在咿咿呀呀地唱,阳光还在轻轻飘飘地洒,那藤椅也还是吱呀乱响地摇。藤椅上的人倒是终于安静了,不再拉着人絮叨他的那些个前尘往事了。

“锦屏人忒看得这韶光贱……”

这小岛我终于是看清了。就是这迷雾海风刮得眼生疼,倒是憋也憋不回去地落下几滴泪来。着实不是我没出息,只是回忆这过程有些难过罢了。

回忆找得回来,可我们在生活中丢失的生命又在何处?


教师点评:全文清新秀逸,亲切委婉,朴素而不落俗套。文章用语佳句连连,那句“这藤椅一摇就摇了六十来年,摇走了祖父祖母的青春,摇走了父亲的稚嫩,也摇过了我的童年。”最为突出。


上一篇:[学生习作]好想说声对不起(初二6班 涂澜夕)  |  下一篇:没有了